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白小姐资料 >

選能人打硬仗打硬仗出能人(一線調查)

  大同市舉全市之力,響鼓重錘抓脫貧。為啃硬骨頭,抽調工作能力強的干部上陣,並進行嚴督和重獎,扶貧不力追究責任,干出成績提拔重用,靠壓實責任確保脫貧實效,在脫貧進程中轉變干部作風。一系列措施把人財物調動起來:強化財政投入、把產業扶貧作為第一民生工程、非貧困縣結對幫扶貧困縣……鄉村短板逐漸補上,干部作風進一步轉變,貧困群眾越來越滿意。

  地處雁門關外的大同,歷史上是民族融合、戰爭頻仍之地。這裡氣候嚴寒、無霜期短、十年九旱、土地貧瘠,10個縣區就有6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,其中2個屬深度貧困。貧困面大、基礎差、任務重,僅危房改造和易地搬遷就佔到全省總任務的1/3和1/4。

  記者近日到大同採訪發現,當地正舉全市之力,響鼓重錘抓脫貧。雲州、陽高、靈丘3個已摘帽的縣(區),黃花特色產業扶貧、集中式搬遷扶貧、資產收益扶貧走到了全省前列,依舊奮勇爭先。今年擬摘帽的廣靈、天鎮、渾源等縣,干部群眾也干勁十足,貧困群眾有了脫貧產業、喜遷新居﹔鄉村基礎設施建設補上短板,環境提升助力鄉風文明,一個由脫貧而振興的新大同漸漸清晰。

  “12天完成了42處拆除,比計劃提前了8天。”到渾源縣吳城鄉皇叔窪村時,正趕上貧困村提質改造,廢棄了數十年的殘垣斷壁在挖掘機的轟鳴中應聲而倒。

  上任剛一個半月的村支書劉偉頭發凌亂,見到市脫貧攻堅指揮部工作指導一組組長賈健剛時滿是緊張。

  賈健剛頭一回進村,路上不是柴堆就是糞堆,住房破破爛爛,“基礎差,改造難度也大,更惱的是村裡沒動靜。為了推動工作開展,鄉裡三次換村支書。指導組盯著改、擰螺絲。”

  責任落到人頭,效果立竿見影。砂石路鋪起來了,垃圾坑改造成小公園。一個半月時間,皇叔窪從后進變成了先進。

  “危房改造、易地搬遷是當前的短板,為啃下這塊硬骨頭,市委從住建、重大項目稽查辦抽能人干硬活,既指導又督導,抓節點、抓標准、抓落實。”市扶貧辦主任白雪峰說,2018年初,市裡組建脫貧攻堅指揮部,黨政正職挂帥,抽調副處級以上業務骨干、優秀年輕正科干部33人,一周一例會、一月一考核一通報一獎懲,嚴督重獎、真抓實干,脫貧工作從全省靠后躍入第一方陣。

  近兩年來,大同在市級財力十分吃緊的情況下,每年拿出10億元資金,撬動縣區投資38億元,加強水、電、路、氣、網等基礎設施,鄉村的歷史短板補了起來,環境綜合整治更讓村容村貌煥然一新。

  “科員不行,科長上﹔科長不行,一把手上!”去年,廣靈縣人社局駐村工作隊不作為慢作為,隊員被全部召回並給處分,駐村工作隊長免職、人社局長調整崗位、鄉長調離。

  “通過問責,重視程度提高一個檔次。好多單位找到組織部,主動要把弱的換回去,把強的派上來。”縣委書記李潤軍說,駐村工作隊兩次調整后終見成效﹔職業培訓帶動150多人就業,還在縣裡幫扶下引進養殖企業,可容納就業200多人。

  5月底,在天鎮召開的全市脫貧攻堅現場推進會上,一名區委書記因為危房改造進度倒數第一,登台做了檢查。另一名縣委書記沒完成脫貧指標,受到嚴厲批評。

  “看似不近人情,但壓力層層傳導,對促進縣裡工作十分管用。”市委副秘書長、脫貧攻堅副總指揮劉尚文說,去年264個貧困村摘帽、10.4萬人脫貧,貧困發生率降至1.78%﹔15萬貧困人口解決了飲水安全問題,8萬困難家庭告別了危房,9.5萬人實現易地搬遷。

  脫貧攻堅,產業是根本。市委主要領導把產業扶貧作為第一民生工程,數十次調研推進“一市一業”的黃花產業發展,用心用勁帶頭帶動。如今22萬畝黃花不僅實現了三產融合發展,而且促進了生產關系的調整:村集體合作社受追捧,年輕人才返鄉創業,鄉村組織吸收新鮮血液,凝聚力戰斗力顯著增強,全市集體收入10萬元以上的村佔到63%。

  據介紹,大同發展黃花、雜糧、畜牧養殖、糧改飼草、道地藥材、露地蔬菜等特色產業,帶動25.8萬貧困人口增收脫貧。

  攻堅深度貧困,需有超常舉措。指揮部嚴督重獎,每年拿出5000萬元資金,對產業扶貧、易地搬遷、貧困村提升工程、光伏扶貧等重點工作考核排名,哪個縣干得好就獎勵誰。

  年初,大同隆重舉辦脫貧攻堅誓師大會,一口氣表彰獎勵600多名基層模范、因公殉職干部、優秀帶貧合作社、自主脫貧典型﹔282名脫貧戰場上涌現出的優秀干部全部提拔重用。

  “在火熱的夏天掀起決戰熱潮,人財物全壓到攻堅上,所有山包都必須佔領”,省委常委、大同市委書記張吉福說。

  為集中力量攻堅深度貧困,大同強化領導帶頭,市級領導每人在深度貧困縣新增1個幫扶村﹔強化投入,市級財政比去年增加20%,達到12億元,深度縣安排8億元﹔強化考核,市直部門沒有達到序時進度,一把手要跟縣區一樣登台做檢查。

  此外,每個非貧困縣結對支持貧困縣5000萬元資金,退出縣對摘帽縣開展特色產業技術幫扶和市場幫扶,擇優組織101家企業、社會團體、民間組織一對一幫扶101個深度貧困村。

  一大早,這位脫貧攻堅指揮部社會扶貧組組長帶著從朋友圈募集來的1萬個粽子,趕赴曾任第一書記兩年多的陽高縣潘寺村,“這些粽子,一部分送給了70歲以上老人,剩下的全送到了村裡的‘扶貧愛心超市’,村民每15個愛心積分兌換10個粽子。”

  村民的愛心積分從哪來?不大操大辦紅白事可得30分,參加村集體防火防汛等公益活動得15分,戶容戶貌“六淨六有”得10分,有脫貧產業得50分,最孝子女、最美家庭等十佳模范,一次能得50分……

  別看愛心超市小,管理可真精細。村干部、第一書記、黨員和群眾代表組成評議小組,給每家每戶打分。

  “但凡核心價值觀提倡的,愛心超市都有體現。”最早建起愛心超市的雲州區已嘗到甜頭,區委書記王鳳瑞說,“有了愛心超市,我們不用動員,各家各戶自己就拾掇得干干淨淨,村容村貌得到很大改觀。”

  做足脫貧成色,就能筑牢振興底色。在大同,原本通過正向激勵扭轉貧困戶等靠要思想的262家扶貧愛心超市,如今已成為培育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,助力鄉風文明、鄉村治理的有力抓手。

  在愛心積分激勵下,東坪村平日裡跳廣場舞的婦女們,走街串戶,忙著給孤寡老人們掃院子、擦玻璃﹔瓜園村貧困婦女們搞柳編培訓有了激勵措施﹔在西冊田村,破壞公共環境、虐待公婆、打架斗毆等不文明行為,也能通過扣愛心分進行制約。